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晴 18℃~4℃ 风向:南风微风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党群园地 >>我敬我业

【武汉日记】我们和病人一起战“疫”

发表日期:2020-02-18 来源:北京世纪坛医院援鄂医疗队 作者:林雪 本页责编:左彦
人阅读

1.jpg

2月10日 阴历正月十七 武汉 阴

今天我跟同事换了早班,虽然昨晚早早睡下了,但是早上还是有点想赖床,简单的洗漱完毕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马路上只有零星的几辆车,地面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消毒车喷洒过还是昨晚下的小雨,我好像也习惯了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早晨。

早饭过后拿上“装备”,踏上了前往“战场”的“专车”。

九点我们准时进到隔离病房,开始交班,今天有一个比较重的病人,呼吸困难,喘憋明显,需要高流量吸氧,但是因为生活不能自理,所以吃饭喝水排便都需要人照顾,还好之前一直在神经内科工作,照顾过很多像这样的病人,所以心里有底。这个爷爷被家人送来的时候可能太仓促了,什么都没有带,身上穿了厚厚的棉裤,翻个身都很不方便,自己稍微一动就会气喘吁吁,我帮他把裤子和棉裤都脱了,让他可以松快一点。虽然爷爷一直喘,但还是说了句“谢谢”,我马上让他赶紧休息休息,平静一下。过了一会儿,他想尿尿,但是家人并没有给准备尿壶,思来想去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就地取材用一个利器盒暂时缓解,想喝水也没有水杯,我就从护士站拿了三个一次性纸杯暂时给他喝水用,还拿了奶给他喝,我在他床旁一边护理一边安慰他,让他不要着急,慢慢喝水,慢慢喘气,在这里我们都会全力救治他,我们医疗队里的医生护士都很好,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我们一直都在。爷爷听完了又说了句“谢谢,谢谢你们!”。当时我心里就觉得,其实这里不仅是我们的“战场”,也是他们的“战场”,只有我们一起努力,互相信任,病魔终有一天会被我们打败,我们终将取得胜利!

2.jpg

2月12日 阴历正月十九 武汉 阴转晴

今天是来武汉的第十七天,真的好快,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马路上的车似乎没有刚来时那样寥寥无几,觉得多了些生气。

今天还是早班,一早出去还是有点冷,由于今天丁主任主持召开死亡病例讨论,所以早上做“专车”的人特别多,还有站着的,大家都很积极。

九点,我们准时进到十二楼接班,里面的病人都差不多熟悉了,刚一接班,112床就按铃,到了病房里一看,原来是马桶堵了,里面三个阿姨没办法上厕所,我赶紧让本院护士联系外面的护士长叫维修师傅进来,但是,现在人员紧张,外面师傅进来还需要些时间,后来我看到保洁阿姨的车上有个刷子,我问她这个刷马桶的吗,他说是的,我刚要拿到112床去,结果阿姨问我怎么了,我说112床的马桶堵了,想给他通通,那屋的阿姨实在等不到维修师傅来了,听了这个事儿,保洁阿姨拿起刷子就去了112床那屋,三下五除二就给通好了,阿姨们连声感谢。

其实,现在奋斗在一线的不仅有医护人员,还有为我们创造清洁环境的保洁人员,维修医院设备的维修人员,维护医院治安的保安,还有每日坚持为城市消毒的环卫工人,这些保障社会正常运转的基层工作人员也在为打赢这场战役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没有人抱怨着什么,也没有人会退缩,我为我身边的武汉人感到骄傲,正如钟南山院士所说:武汉本来就是座英雄的城市,我们一定会挺过来,一定会赢!

3.jpg

2月14日 阴历正月二十一 武汉 小雨

今天是下午班,中午吃过午饭就踏上了上班的专车,今天跟以往不同,跟我一起搭班的是一位素未谋面的老师,还真有点不习惯,因为今天很可能十二楼要给一个病人插管,而我已经在监护室工作四年了,所以让北京医疗队的我们两个护士主要看护那个插管病人。

果不其然,刚进病房,里面的同事就说11床正在插管,其实大家心里多少都有点害怕,因为这个病主要就是飞沫和接触传播,而插管的病人吸痰的时候很容易产生飞沫,这对我们防护是个挑战,不过今天我们新加了一个装备——简易面屏,还有密闭式吸痰管,还好这些东西都会用,心里都有底。上一个班的老师也是快两点了才走,但是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真是特别辛苦。刚一接班就开始忙东忙西的,不一会儿就感觉汗流浃背了,一忙起来果然时间过得都快了,四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脱下防护服感觉好渴,但又不能在医院喝水,忍住!!!

我们从看护的病人从确诊病人,到重症病人再到病危的病人,从只有吸氧和无创,到现在的有创呼吸机,没有人抱怨过工作强度的加大,也没有人因为怕被传染而退缩,不会的地方我们共同探讨,面对未知我们勇敢接受,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春暖花开,我们摘下口罩相视而笑。

阅读全文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