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
English
中雨转小雨 17℃~21℃ 风向:东风微风级转3-4级
路径导航: 首页 >>医院新闻 >>医院新闻

把麻醉当艺术的麻醉医生

——见证一次“伟大”的麻醉感想

发表日期:2019-12-06 来源:麻醉科 作者:林凤,张君怡 本页责编:闻卓,左彦
人阅读

1.jpg

嗨,大家好,我叫张君怡,是刚入行的小麻仙一枚,今天我以“战地记者”身份,报道“一场伟大的战役”,一次伟大的麻醉。

11月中旬,我院结直肠肿瘤外科来了一名67岁老年男性患者。患者在当地医院求告无门,抱着最后一试的想法来到北京,如果北京都宣告不能做手术,那患者只能在家里静静等候死亡的降临。那种强烈的求生欲望,要求手术的诉求,深深的叩击着每位医生的心!

是的,他把我院当成最后的期望,因为来北京也被拒多次,如果我们再把他拒之门外,那他真要在每日的恐惧中等待死亡,因为他的直肠癌已经出现便血的症状了,每日上厕所都是一种恐惧,而且这种恐惧不是每日一次,而是每日多次,因为他每天需要排5-8次大便。

2.jpg

直肠癌手术,现今已经不是复杂的手术,一个普通的县医院都可以做,为什么患者要辗转来到北京,最后找到敢给他做麻醉的我们医院呢?因为他不是一名普通的患者,他是一名有14年扩张性心肌病史的特殊病人,我院超声结果显示其心脏增大明显,射血分数只有22%。患者曾因肺部感染合并心衰反复多次住院治疗,两年前于安贞医院行三腔起搏除颤器植入手术。终于不那么容易肺部感染了。扩张性心肌病是以心室扩大、心肌收缩功能降低为特征的异质性心肌病,伴或伴有充血性心力衰竭,常有心律失常和栓塞。病情呈进行性加重,心源性猝死可发生于疾病的任何阶段。患者活着已是不易了,更何况要经受那么长时间的手术。我曾经见过一个扩心病病人,射血分次比他的还好,但是因为大心脏,心脏经常不协调运动,经常室颤,晕厥,不得已放了ICD-CRT(带除颤功能的三腔起搏器),这样患者在室颤的时候ICD给她下电击,让她再活过来,但因为太频繁室颤,ICD电池本来能用10年,但她的5年就没电了。而且听林凤老师说过,这种病人麻醉诱导血压掉下来对别人没事,对他可能就是致病的打击。

3.jpg

面对这么严重的扩心病患者,他的心脏增大的程度已经出现严重二尖瓣反流,然后又是做这么长时间的手术,我院曾进行多次全院会诊,连专业的资深的心内科大夫都认为麻醉风险太大了,手术风险太大了,不建议手术。但患者求生欲望非常强烈,要求手术意愿非常强烈,最后经过律师认证签下生死状,最终麻醉科赵斌江主任决定麻醉,手术。其实我偷偷问过赵斌江主任,他把握有多大,赵斌江主任说70%,如果只有30%期望,决定做麻醉那是疯狂。呃,我真的差点惊掉下巴,外面都不敢做的手术,赵斌江主任却有70%的把握?赵斌江主任说他曾经做过更严重扩心病患者麻醉,患者急性化脓性胆管炎,必须急诊手术,射血分数只有20%,因为外科疾病的诱因,患者心衰症状很重,只能端坐呼吸,这类患者麻醉一定要维持其血流动力学稳定,经不起大的血压波动,最终这名患者平安出院了!我再次惊掉下巴,原来赵斌江主任是大风大浪里淘出来的金子,前段时间骨科给90多岁患者做颈椎手术,对赵斌江主任来说都是小菜一碟!

4.jpg

早上交完班下来,赵斌江主任,杨文政老师,林凤老师已经严阵以待,各种血管活性药物贴好标签,码放整齐,麻醉药品早已预备好,放在另一个药盘里。然后建立静脉通路,常规监测后,赵斌江主任下医嘱给1mg力月西。然后翻身打硬膜外,林凤老师负责穿刺,很快穿完了,然后翻身,赵斌江主任和杨文政老师同时操作,一边穿锁骨下静脉,一边穿股动脉,我觉得他们的操作都太漂亮了,行云流水一般,一句话都没有,三个人却可以配合如此默契,想来他们经历过不少大场面。我有一天也会有如此水平吧。正在幻想着,杨文政老师把PICCO线接好了,接线的复杂已经让我看花了眼,大家都不怎么说话,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我也就不便多问。然后赵斌江主任说开始诱导吧,然后下达医嘱,大家遵照医嘱有条不紊的进行,诱导了超过三分钟才插的管,然后插管过程血压几乎没有波动,我真的是震惊了,相信有一天我也会做到!PICCO的指标确实如术前一样差,但赵斌江主任根据指标做着调整,很快指标像血压一样完美了!哦,忘记了,赵斌江主任还请了干部综合科贾主任前来助阵与见证,因为术后要回干部心内监护室。听两位大咖讨论病情也是种享受,涨不少见识。而且两位大咖在心脏方面的理念基本一致。补液,血管活性药物的应用等等。患者血流动力学在赵斌江主任的调整下,连建立气腹,调增体位,都没怎么波动,当然依赖耐心的观察与调整。贾主任看到术中这么平稳跟赵斌江主任说,手术这一关好过,术后这一关难过啊,赵斌江主任听后说,老贾你放心,还是手术麻醉这关最难过,我们诱导,建立气腹,术中补液,术后拔管,手术刺激,麻醉药物对心脏抑制,这些刺激他都能扛过来,更何况术后了,而且高主任做的是免切口腹腔镜手术,疼痛刺激更小,我们还有完善的镇痛,两三天这病人就能恢复了!听完后我不禁莞尔,因为我太同意赵斌江主任的观念了!曾经问过林凤老师,为什么不选择开腹手术,这样时间短,更利于咱们管理呀!林老师说你老板曾经讲过,麻醉医生首先是医生,要从整体看待病情,腹腔镜手术毕竟创伤小,恢复快,如果开腹,患者疼痛刺激,不敢呼吸,肺炎就能要他命,而且开腹手术,至少七天吧,术后不好管理,我们要从患者整体出发,不仅仅考虑我们麻醉这块患者能不能下台。我相信赵斌江主任也是这种理念,你作为你老板的学生,更应该把这种理念落实到实处!我使劲的点点头,知道自己任重道远。

QQ截图20191206141303.jpg

手术做了四个小时结束,手术的血压像一条直线一样平稳,除了拔完管血压上升了10mmHg左右,然后被平稳的送回干部心内ICU了。

我听李雁主任评价赵斌江主任,当别人还觉得麻醉难做的时候,赵斌江主任已经把麻醉做成了艺术!张院长说,当别人开始按照指南做手术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了自虐,追究更完美的技术了!我相信赵斌江主任不是自虐,不是为了艺术,因为听说赵斌江主任还有一年多快要退休了,他完全可以明哲保身,不做这些相当有挑战性的手术,但是赵斌江主任没有,一直肩负着科里最大最难的手术,我相信那是因为医者仁心,大爱无疆,才会有这样感人的举动!致敬,我亲爱的赵斌江主任!

阅读全文